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动态

陈昌凤教授来我院畅谈算法时代的信息价值观

发布时间:2017-12-01    浏览量:    分享到:   


 
 

本网讯(通讯员:刘佳艺)在人工智能时代,受众的信息选择在很大程度上可以依靠智能算法推荐,但是推荐算法是否体现了工具理性?这仍然值得思考与探讨。1129日下午,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常务副院长、中国新闻史学会会长陈昌凤教授又给我院师生带来了一场主题为算法兼人文 算法时代的信息价值观的学术盛宴。陈教授就这个问题,与同学们进行了深刻的交流与分享。

陈教授首先对算法推荐下的信息如何传递做了一个具体阐述,她认为,推荐算法是通过追踪用户的网络行为,运用一些数学算法计算出个人特征、环境特征等相关信息,并推测出用户可能喜欢的内容。同时,陈教授还补充道,就信息分发的角度而言,算法要了解并匹配三方面的特征:一是用户特征,包括兴趣、年龄、职业、手机型号、阅读历史等;二是环境特征,算法会根据时间、地理位置、网络情况、天气情况等环境特征,因时因地地给用户做推荐;三是通过算法去分析文章的内容和特征,包括关键词、主题词、标签、热度、时效性等。当三项特征相匹配后,用户就获得了智能平台推送的个人化推荐信息流。她这样总结道。

对于算法推荐是否具有工具理性,陈教授表示,智能算法推荐已经具备了工具理性、科技理性的条件和特点。她举出AMAZONFACEBOOK的例子,表示基于用户协同过滤的推荐,可以通过人与人、物与物的距离的算法,通过降维式的算法,极大地增强精准性、有效性、预测性。同时她认为传统时代通过编辑去人工精选内容,质量有保证,但是编辑和分发的效率比较低。如今新媒体平台上的信息已经是海量,人工编辑确实难以胜任了。而对于智能算法,陈教授认为它能快速、高效,并努力自动筛选出高质量的文章,算法模型能识别标题是否夸张、内容是否虚假、有无低俗、用户的评论是否有谩骂等,力求质量上能媲美人工编辑。

那么在操作层面,传播的价值理性包含哪些信念呢?陈教授认为,在不同的国家和民族,在不同的时代和形势下,传播的价值观却并不是一致的,甚至也并不十分清晰。她将资本主义国家与社会主义国家相比较,在资本主义的欧美等西方国家,传媒以商业利益为目标,以专业性为手段,宣称传播目标是保障公众的知情权、监督政府更好地为民众服务,运用的手段是努力做客观报道,信奉自由的传播价值观 ;而在社会主义中国,传媒是党和人民的喉舌,目标是要宣传贯彻党的路线方针、为国家和人民服务,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效益,经济效益必须服从于社会效益。因此,陈教授明确指出,在当代中国,新闻业传播业的价值追求应当是社会效益取向,按照价值理性的信条,这是不可动摇的信念。

最后,陈教授鼓励同学们要关注行业发展浪潮,努力创新学习,继续在新闻传播这条道路上砥砺前行。(编辑:龚紫君)